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《太上老君戒经》
2014-05-28 14:31:09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052次 评论:0
《太上老君戒经》
上    
老君西游,将之天竺。周幽王之末也。周而西之于天竺。天竺,国名也。事出玄妙内篇。
   以道德二经,授关令尹喜,喜受经毕,又请持身奉经之法。授经之事,具载记传,此略序请戒之端耳。受经既竟,理应宣通,故重请奉经持身。持身之法,备在经文,但文旨深微,非始学便晓,故别请其要,以斩后语者也。
    老君于是复授喜要戒,普令一切,咸持度世。谓但持戒去恶,自得度世。然持戒者,乃为奉经,奉经者,必在求道。今既闻奉持之法,且举戒而言也。
    于是说颂三章。颂者,美其事也。明持戒奉法,并为道之因,故先诵其宗致,以悟始学,令知其指归也。初章明持戒所得,身心福渐。次章明其法既普,家国咸兴,天人同庆。后章明自渐之深,理穷于经,经理既穷,乃至成真。故有三章也。
    乐法以为妻.妻者,柄也,谓相依柄也。阴阳笔气,人伦之道,莫不由夫妻生我者矣。乐者,谓并有待而相乐也。一切众生,咸知乐妻,若柄心法教,则无待返偶而生理自足。又明乐法能如乐妻,则能持身奉经也。
  爱经如珠玉。法,语其所宗;经,指其所学。爱者,宝爱也。世之所宝,莫过珠玉,而世宝无益于心,经法有永于得,故令学人去彼而取此也。
  持戒制六情。六情者,六欲也。眼欲淫色,耳欲淫声,鼻欲芬芳,舌欲脂味,身欲柔滑,意欲放泆。如此六事,皆成乎心,故为之情也。并是三涂恶业,故制而去也。若不檢制,纵咨六情,生为世人所恶,死为鬼之所迫也。
  念道遣所欲。戒以防外,念心摄内。内摄由念道,念道则所欲外亡。西升经云:道之微心,子未能别,撮取于要,慎戒勿失,先损诸欲,莫令意泆。即此戒者也。
  淡泊正气庭。人之所以躁竞者,由是六情之所使也。若持戒念道,则六情澄静,神安气正,邪惑所不能扰。庭者,黄庭也。
  蕭然神静默。蕭然,无欲也,静默内定也。
  天魔并敬护。魔谓五帝大魔也,领人生死,在六天之上。若持戒奉法,终获真仙,则超于三界,故并为其所敬护也。魔有四种,余三在人身中,故曰天魔。
  世世受大福。谓持戒念道,众恶不生,善因日建,虽经生死,今身后身,常在福中,及至成道,故云大也。
  郁郁家国盛,济济经道兴。谓持戒之福,命无夭伤,见世昌盛,子孙繁茂,有家有国,逮至十方,莫不郁然而盛者也。
  天人同其愿。天谓天上仙也,人谓世中人也。言持戒奉法,始在人中,受报生天,进业人中,受报生天,进业乃至上清,是故天人同其愿也。
  飘眇入大乘。大乘,谓上清法也。缘麄铃至妙,阶渐自之深。既离世升天,从天之上,故云飘眇。飘眇,犹势飘然也,飞腾之貌矣。
  因心立福田。福者,善之果也。为福之因,不由于她,己心即福田也。若修身奉法,众恶自除,犹如治田,去其草秽,草秽既尽,自获良谷者也。
  靡靡法轮升。靡靡,犹渐渐也。福既积,则法轮渐升之也。
  七祖生天堂。身获道真,七祖蒙庆。
  我身白日腾。持戒志道,功成德就之所至也。
  大道洞玄虚。一切诸法,皆称为道。乃有百官及万八千种,并是六天及三界之道。大道者,无形无象,洞玄虚。道无不在,理无不应,故云大也。
  有念无不启。启,谓感也。此明持戒念道,有心即感,念念不止,以至成道,莫非念力。
  练质入仙真。欲多则神浊,气清则质练,练质成真,莫不由戒。
  遂成金刚体。言其表裹坚真,无复朽败者也。
  超度三界难。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,此三界生死轮转无休,恒与三涂对治,故云难也。自非成真,莫能超者也。
   地狱五苦解。五苦是地狱中寒池、火车、擭汤、刀山、剑树也。解脱既超三界,无复苦绿也。亦谓五道为五苦者也。
  悉归太上经。上清法也。众法所穷,故云归太上经也。
  静念稽首礼。诵说既竟,法绿略显,今将说戒,故令静念稽首而受也。
  于是尹喜闻说颂已,稽首而立,请受戒言。老君日:第一戒杀,第二戒盗,第三戒淫,第四戒妄语,第五戒酒。是为五戒。若清信男,清信女,若有男女发心受戒,便得清信之号。奉持五戒,毕命不犯,谓持戒至于命终而不能犯也。是为清信男,清信女。向发心即号清信,若中涂亏缺,则清信心废。唯尽命不犯,来生又受福果,则全清信之理,故重云尔。
   老君曰:戒杀者,一切众生,含气以上,邓飞蠕动之类,皆不得杀。蠕动之类,无不乐生,自蚊蚁蜓岫,咸知避死也。
   老君曰:戒盗者,一钱以上,有主无主,非己之物,皆不妄取。在地地官,在水水官,在人人主,如是则无无主之物。此言无主者,谓当时无志护也。
   老君曰:戒娌者,非夫妇。若出家人,不妻不娶,若男若女,皆不得犯。夫妻虽非犯戒,过亦为淫犯。
   老君曰:戒妄语者,若不闻不见,非心所了而向人说,皆为妄语。所说事与心相违也。复有绮言謟曲,反覆两舌,在后戒也。
   老君曰:戒酒者,非身病,非法礼,皆不得饮。身病,谓己身疾,叉应以酒也。法礼者,明非世俗候会及鬼神之胙。若尊卑之礼,真灵之飨,则不至于失之者也。
   老君曰:是五戒者,持身之本,持法之根。身本无恶,缘恶持戒,心净身清,可以奉法,故日法根者也。善男子,善女人,前章云清信者,明受戒改恶,乃得此号。此言善者,谓生而善也,是禀业所得,非持戒而起。愿乐善法,一切法也。绿有宿善,故能愿乐。受持终身不犯,犯为亏缺,不全首尾;毁为毁慢,生不信心。是为清信,得经得法,永成道真。夫得经者,不爻能修行,能修行者,乃为得法耳。得法则得道,故云永成。永谓远者也。
    于是尹喜闻受既已,已,谓已毕也。闻说戒言而亲受之,非如五千是老子自出。
   再拜而问,何故有五?言人之为恶,其事万万方,皆应防戒,今何故止说有五也?
   老君曰:五者摄一切恶。言一切众恶,皆起此五,若持此五戒,则众恶悉绝也。犹天有五精,以摄万灵;五精星也。灵谓神灵。地有五行,以摄群生;金木水火土也。群生所禀,莫不资之。人有五藏,以摄神明。人所以有神明之识者,由于五藏也。六情五欲,各有所生,故以五戒对而治之。明此五戒,自天至人,三才之本,非始有也。戒者,防也,防其失也。未失则防而不为,既失则戒而不犯,皆是防其义者也。
失而不防,则三涂盈逸,天人虚空。不防其失,则纵恶日多。恶绿报对,则充满三涂,三涂既盛,则鬼道横逸。夫一切众生,皆有定数。三涂既满,则天堂虚空,生人咸少也。是故五也。明五戒根本,所由如此也。
   尹喜曰:大乎戒也,何故失耶?既闻斯旨,方叹其大。言有此戒,其来久矣,云何众生,犹有此失。
   老君曰:本得无失,既失而得,亦无所失。本得无失,谓前身过去已得此戒,故于今身而无失也。而今身有失者,前身无戒,或有而违犯,故有失耳。虽为有失,而于今身得受持者,则见生无失,后身复善,故既失而得,亦无所失。前颂云:世世受大福。即此义也。尹喜所问一失,而併举三失答之,是对其后问,顿显前身、此生后身也。明人禀道,本自无失,义见经中也。
   尹喜曰:敢问其本?得失既显,事理须明,故却问其本,以求其末也。
   老君曰:今当为尔,具说其本。顺其所问而言其所以,故云具。谛听,谛听受持,普为一切之所知也。谛听,戒其阙失。谛受,使无漏妄。然后可令一切,咸得知闻。
   尹喜再拜,恭立而听。恭立者,即今长跪也。
   老君曰:五戒者,天地并始,万物并有。举其本也。夫有天地则有万物,有万物则有得失,有得失则有法戒之者也。
持之者吉,失之者凶。善果为吉,恶对为凶。吉凶之事,悉备复章。过去成道,莫不由之。言凡得道者,莫不绿于戒者也。故其神二十五也,五五之数也。内经有二十五神,是人身之灵,上应天真而镇在人身。持戒身清,则其神常安。
经文五千是其义也。谓失之事,备在五千,而后此戒者,特应尹喜所请耳。
   老君曰:五戒者,在天为五纬,东曰岁星,西曰太白星,南曰荧惑星,北曰辰星,中央曰镇星也。天道失戒,则见灾祥。五星各位一方,行度气色,并各有常。若天运失和,阴阳愆戾,皆非其份度而见妖征,故经云:天无以清,将恐裂。裂,谓王者失德,阴阳圯裂,五纬返常也。在地为五岳,东曰太山,南曰衡山,西曰华山,北曰怛山,中央曰嵩高山也。
  地道失戒,则百谷不成。五岳各镇其方,风云水雨之所由也。若地道失戒,则疾风涌水,旷旱之灾,百谷不实也。一切草木,皆谓之谷。经言:地无以宁,将恐发。谓山崩川竭,万物灾伤,皆由王者咎。先见兆于天,次降灾于地也。
  在数为五行,东方木九,南方火三,西方金七,北方水五,中央土十二。虽中央而位在四季。
  五数失戒,则水火相薄,金木相伤。五数推移,四时以成,若其有失,则灾疠刀兵。西升经曰:五行不相克,万物尽可全也。
   在治为五帝,东方太皞木,南方炎帝火,西方少皞金,北方颛顼水,中央黄帝土也。
   五帝失戒,则祚夭身亡。五帝为帝王更治,五行相生,随方受任,若失戒暴虐,则国祚不长,身不获寿也。
   在人为五藏,肝属木,心属火,肺属金,肾属水,脾属土也。
   五藏失戒,则性发狂。所行过恶,则五藏失神,五藏失神,则令人性狂。狂谓僻也。寻五戒以防五恶。为恶各有所生,但一恶便使性狂,不待五也。今言五者,总其数耳。经云:驰骋田猎,令人心发狂。心为五藏之主,故举其一也。故后章云:失一则命不成。又寻戒旨,自天及人,皆云失戒而致灾祥者,明为息之起,起自由人。是以帝王有庆,兆民赖之,如有不善,则天下受殃。故知三才等治,得失必同。又自天至人,虽有五条,为失之本,在人而已。故次章云:戒于此者,而顺于彼也。
   老君曰:是五者,戒于此而顺于彼。谓上来五事,悉在于人,故云戒于此也。顺于彼者,理也。夫息之所生,由于违理,若顺理而行,复何戒乎?明为戒于过耳,若过而不戒,祸息之兴,岂可让也!
   故杀戒者,束方也,受生之气,尚于长养,而人犯杀,则肝受其害。气数相感,自内于外。肝主长养,故一切咸知慕生。怀杀之性,则逆气冲肝,肝气凶壮,还自灾身,故云害也。
   盗戒者,北方也,太阴之精,主于闭藏,而人为盗,则肾受其殃。肾为太阴,阴主闭藏,故一切咸知收敛。而人为盗,则肾气为伤,故云殃也。殃者,积恶之应者也。
   淫戒者,西方也,少阴之质,男女贞固,而人好淫,则肺受其珍。肺为少阴,金性坚贞,故男正女洁。而人好侄,则肺气枯竭,故云珍珍恶气也。旱灾日珍也。
   酒戒者,南方火也,太阳之气,物以之成,而人好酒,则心受其毒。心为一身之主,以成乎人,是太阳之气也。好酒之人,则毒冲于心,藏府荒废,以致迷丧者也。
    妄语戒者,中央土德信,而人妄语,则脾受其辱。脾属土,土信而有怛,故言德也。人之禀性,以信为本,而人妄语,则辱归于己。脾总人身为义也。
   五德相资,不可亏缺。亏谓废也。缺谓伤也。言人受生,铃备此五德,五德无亏,则终享福吉,故云不可亏缺者也。
   老君曰:此五失一,则命不成。向辩人身,各有所生,此名毁犯,亏缺之咎,故云命不成。命不成者,谓不全其性份及天年也。元命包曰:行正不过得寿命。寿命,正命。是故不杀者,乃至无有杀心。夫杀心之起,起于不戒,遂至增甚。今言乃至无有杀心者,自微自防也。自有虽不手杀,或因人行杀,或劝人行杀,或看人行杀,或使人行杀,而心不为恶,皆同于杀也。所以然者,皆由有杀心。若其不戒,终不能成就者也。
不盗,乃至无有邪取。谓贪盗之人,始于小窃,小窃不戒,遂至大取。或因公利私,或凭法招物,或依恃势力,封山畋泽,或诱说痴愚,以役其力。如此而得,皆非正理,同于盗,故云乃至无有邪取。明非正偷盗也,贪婪皆是者也。
不淫,乃至无有邪念。淫者,皆由放咨,或男或女,情欲不一。寻五戒之重,莫过于淫,亡身丧家,故不复论。又有不畏罪网,因法構欲,外托奉道,内实淫浊。如斯之徒,实为巨恶,故云乃至无有邪念。自非夫妻而行淫者,皆为邪也。
  不酒,乃至无有势力。夫酒致过,或因尊上之所劝逼,遂至乱失。今以戒自持,虽有势力,亦不违犯。酒之伤人,如火不救,逾多逾盛,不极而不止者也。
  不妄语,乃至无有漏泄。真实之心,则无私恶。无私恶,故无有隐讳。无隐讳,复何漏泄也。
   如是可谓成也。前云失一则命不成,是理未曲备。今既重说,其义粗显,故云如是可谓成也。
   愿乐善法,一切法也。绿有宿善,故能愿乐。
   受持终身不犯,犯为亏缺,不全首尾;毁为毁慢,生不信心。是为清信,得经得法,永成道真。夫得经者,不爻能修行,能修行者,乃为得法耳。得法则得道,故云永成。永谓远者也。
   于是尹喜闻受既已,已,谓已毕也。闻说戒言而亲受之,非如五千是老子自出。
   再拜而问,何故有五?言人之为恶,其事万万方,皆应防戒,今何故止说有五也?
    老君曰:五者摄一切恶。言一切众恶,皆起此五,若持此五戒,则众恶悉绝也。犹天有五精,以摄万灵;五精星也。灵谓神灵。地有五行,以摄群生;金木水火土也。群生所禀,莫不资之。人有五藏,以摄神明。人所以有神明之识者,由于五藏也。六情五欲,各有所生,故以五戒对而治之。明此五戒,自天至人,三才之本,非始有也。戒者,防也,防其失也。未失则防而不为,既失则戒而不犯,皆是防其义者也。
失而不防,则三涂盈逸,天人虚空。不防其失,则纵恶日多。恶绿报对,则充满三涂,三涂既盛,则鬼道横逸。夫一切众生,皆有定数。三涂既满,则天堂虚空,生人咸少也。
是故五也。明五戒根本,所由如此也。
   尹喜曰:大乎戒也,何故失耶?既闻斯旨,方叹其大。言有此戒,其来久矣,云何众生,犹有此失。
   老君曰:本得无失,既失而得,亦无所失。本得无失,谓前身过去已得此戒,故于今身而无失也。而今身有失者,前身无戒,或有而违犯,故有失耳。虽为有失,而于今身得受持者,则见生无失,后身复善,故既失而得,亦无所失。前颂云:世世受大福。即此义也。尹喜所问一失,而併举三失答之,是对其后问,顿显前身、此生后身也。明人禀道,本自无失,义见经中也。
   尹喜曰:敢问其本?得失既显,事理须明,故却问其本,以求其末也。
   老君曰:今当为尔,具说其本。顺其所问而言其所以,故云具。谛听,谛听受持,普为一切之所知也。谛听,戒其阙失。谛受,使无漏妄。然后可令一切,咸得知闻。
   尹喜再拜,恭立而听。恭立者,即今长跪也。
   老君曰:五戒者,天地并始,万物并有。举其本也。夫有天地则有万物,有万物则有得失,有得失则有法戒之者也。
持之者吉,失之者凶。善果为吉,恶对为凶。吉凶之事,悉备复章。过去成道,莫不由之。言凡得道者,莫不绿于戒者也。故其神二十五也,五五之数也。内经有二十五神,是人身之灵,上应天真而镇在人身。持戒身清,则其神常安。
经文五千是其义也。谓失之事,备在五千,而后此戒者,特应尹喜所请耳。
    老君曰:五戒者,在天为五纬,东曰岁星,西曰太白星,南曰荧惑星,北曰辰星,中央曰镇星也。
天道失戒,则见灾祥。五星各位一方,行度气色,并各有常。若天运失和,阴阳愆戾,皆非其份度而见妖征,故经云:天无以清,将恐裂。裂,谓王者失德,阴阳圯裂,五纬返常也。
在地为五岳,东曰太山,南曰衡山,西曰华山,北曰怛山,中央曰嵩高山也。
地道失戒,则百谷不成。五岳各镇其方,风云水雨之所由也。若地道失戒,则疾风涌水,旷旱之灾,百谷不实也。一切草木,皆谓之谷。经言:地无以宁,将恐发。谓山崩川竭,万物灾伤,皆由王者咎。先见兆于天,次降灾于地也。
在数为五行,东方木九,南方火三,西方金七,北方水五,中央土十二。虽中央而位在四季。
五数失戒,则水火相薄,金木相伤。五数推移,四时以成,若其有失,则灾疠刀兵。西升经曰:五行不相克,万物尽可全也。
在治为五帝,东方太皞木,南方炎帝火,西方少皞金,北方颛顼水,中央黄帝土也。
五帝失戒,则祚夭身亡。五帝为帝王更治,五行相生,随方受任,若失戒暴虐,则国祚不长,身不获寿也。
在人为五藏,肝属木,心属火,肺属金,肾属水,脾属土也。
五藏失戒,则性发狂。所行过恶,则五藏失神,五藏失神,则令人性狂。狂谓僻也。寻五戒以防五恶。为恶各有所生,但一恶便使性狂,不待五也。今言五者,总其数耳。经云:驰骋田猎,令人心发狂。心为五藏之主,故举其一也。故后章云:失一则命不成。又寻戒旨,自天及人,皆云失戒而致灾祥者,明为息之起,起自由人。是以帝王有庆,兆民赖之,如有不善,则天下受殃。故知三才等治,得失必同。又自天至人,虽有五条,为失之本,在人而已。
故次章云:戒于此者,而顺于彼也。老君曰:是五者,戒于此而顺于彼。谓上来五事,悉在于人,故云戒于此也。顺于彼者,理也。夫息之所生,由于违理,若顺理而行,复何戒乎?明为戒于过耳,若过而不戒,祸息之兴,岂可让也!
故杀戒者,束方也,受生之气,尚于长养,而人犯杀,则肝受其害。气数相感,自内于外。肝主长养,故一切咸知慕生。怀杀之性,则逆气冲肝,肝气凶壮,还自灾身,故云害也。
盗戒者,北方也,太阴之精,主于闭藏,而人为盗,则肾受其殃。
肾为太阴,阴主闭藏,故一切咸知收敛。而人为盗,则肾气为伤,故云殃也。殃者,积恶之应者也。
淫戒者,西方也,少阴之质,男女贞固,而人好淫,则肺受其珍。
肺为少阴,金性坚贞,故男正女洁。而人好侄,则肺气枯竭,故云珍珍恶气也。旱灾日珍也。
酒戒者,南方火也,太阳之气,物以之成,而人好酒,则心受其毒。心为一身之主,以成乎人,是太阳之气也。好酒之人,则毒冲于心,藏府荒废,以致迷丧者也。
妄语戒者,中央土德信,而人妄语,则脾受其辱。脾属土,土信而有怛,故言德也。人之禀性,以信为本,而人妄语,则辱归于己。脾总人身为义也。
五德相资,不可亏缺。亏谓废也。缺谓伤也。言人受生,铃备此五德,五德无亏,则终享福吉,故云不可亏缺者也。
老君曰:此五失一,则命不成。向辩人身,各有所生,此名毁犯,亏缺之咎,故云命不成。命不成者,谓不全其性份及天年也。元命包曰:行正不过得寿命。寿命,正命。
是故不杀者,乃至无有杀心。夫杀心之起,起于不戒,遂至增甚。今言乃至无有杀心者,自微自防也。
自有虽不手杀,或因人行杀,或劝人行杀,或看人行杀,或使人行杀,而心不为恶,皆同于杀也。所以然者,皆由有杀心。若其不戒,终不能成就者也。
不盗,乃至无有邪取。谓贪盗之人,始于小窃,小窃不戒,遂至大取。或因公利私,或凭法招物,或依恃势力,封山畋泽,或诱说痴愚,以役其力。如此而得,皆非正理,同于盗,故云乃至无有邪取。明非正偷盗也,贪婪皆是者也。
不淫,乃至无有邪念。淫者,皆由放咨,或男或女,情欲不一。寻五戒之重,莫过于淫,亡身丧家,故不复论。又有不畏罪网,因法構欲,外托奉道,内实淫浊。如斯之徒,实为巨恶,故云乃至无有邪念。自非夫妻而行淫者,皆为邪也。
不酒,乃至无有势力。夫酒致过,或因尊上之所劝逼,遂至乱失。今以戒自持,虽有势力,亦不违犯。酒之伤人,如火不救,逾多逾盛,不极而不止者也。
不妄语,乃至无有漏泄。真实之心,则无私恶。无私恶,故无有隐讳。无隐讳,复何漏泄也。
如是可谓成也。前云失一则命不成,是理未曲备。今既重说,其义粗显,故云如是可谓成也。
老君曰:戒中淫酒,能生五恶。淫则奢,奢则责,食则盗,盗则欺,欺则惧,惧则杀,此并淫之所能至也。酒能发狂,又能淫。太清经云:人身有三万六千虫,皆在五藏皮肤之中,饮酒则诸虫唉动,唉动则众恶兴,众恶兴则无所不为。故云能生五恶也。
戒者,戒恶也。恶世之中,男女权娌,罹于骨肉。讙,谓杂也。罹,谓犯也。言淫欲之心,人乃至不避姓族,因法混杂,无复份别者也。
上慢下暴,毁蔑天德。上慢天灵为蔑,下相残害为暴之者也。
沉酗争讼,祸命辱身。沉犹耽也,狂酒日酗。对闘为争,诉理为讼,害命为祸,陷身为辱也。
妄诈欺狂,罔有所由。妄谓妄语。诈谓诈伪。欺谓妄诈。之人要求财利,不顾在此三者也。
六亲相盗,非但于她。夫妇、父子、兄弟,六亲也。言为盗者,非但于她,乃至子盗于父,妇盗于夫二兄弟相盗,无所不为。
杀害众生,利养身口。杀生治病为养身,宰害供厨为利口也。
如此等辈,见生受业,永坠诸苦。生不受戒,唯恶是行,恶业增长,则沦三涂。
备加五恶,无有休限。其有五恶者,则入地狱,备五苦之报,无有休息及年限也。经云:三涂受报,近者一劫。
如有出者,言其受对,或有轻重、如有得,竟还生人中者也。
当在边夷,短命伤残。边夷,俚僚也,其人相食。此谓杀害之报,受生此地,若生中国,则短命及形体不具。
夫妇丑恶,及不贞廉。淫报也。丑谓可憎,恶谓弊恶。不贞为淫,不康谓贪也。
贫穷冻露,在处不安,如有财畜,为人所夺。盗报也。冻露谓居无屋宅,不安谓饥寒不立,纵有财物,则被劫夺,以偿先债也。
言说不信,人所不亲。妄语报也。其所言说,是之与非,人皆不信,既无信义,宁得亲友也。
意虑昏塞,众所慢轻。酒报也。生既昏浊,死无神明,此之受身,岂得清静,故人所轻慢。
老君曰:清信男,清信女,奉持戒行,见世安乐,无有忧恼。奉戒持行,所志者道。众恶既消,长与善会,复何忧恼哉!夫忧恼者,由于恶行,故与恶相牵耳,岂有不为而至者邪?
众所恭敬,不淫,则为众所敬也。
见者惧喜,无复杀心,故一切见之,莫不惧喜者也。
常蒙利养,不盗也。既无邪取,则人乐给与也。
一切归仰。不妄语也。所言铃实,谁不归仰。
其智深微,不饮酒也。则思虑安静,入于深微。
处在清静,四大完坚,既受此五报,行止所在,人所敬爱。常清静,不杂凡秽,四体也。外思不加,则内府无伤,表裹坚密,万病不生也。
故能修集众法,以成道真。前明无戒,恶缘果报。此明奉法,见世受福,乃至成道,莫不由之。又明为道叉修集众善乃得成真,故以法明道,以真明人者也。
尹喜再拜曰:敢问受持之法?受当为授。戒法既备,次问授持之仪也。更起谘端,故再拜而请。
老君曰:若男子女人闻法,生信归身三宝,此直云男子女人者,总谓始发心也。法谓戒法也。三宝亦日三尊,亦曰三师,谓太上之法,太上之法传太上之法,是为三也。故太上为万法之主,传法者为众学之师,老君即此法之师,余法各随所出。
即时稽颗,言有欲发心者,即时授与,不待依违,辩其由来。所以者何?戒本去恶,但令有心,何论往行。且人心多惑,自有善机蹔起,回复退悔,故承机而奖,不待终日也。
归身大道,归神大道,归命大道。此三归者,谓身有善恶,神有恐怖,命有寿夭,盖一切众生之叉有也。今以此三悉归于道者,谓受行法戒,一则生死常善,不堕恶缘;二则神明强正,不畏邪魔;三则见世长寿,不遭横夭。归虽有三,其实一也。向言归身三宝是法,此言大道是常,即前颂云玄虚之道。
男子女人,称姓名以告誓。
舍世邪法,拾犹离。凡世问所为,悉是邪法。
奉持正戒,如手持物,恒畏遗失。
尽身尽命,终不毁犯。身语其行。命言其识。故尽犯二边而不毁慢及亏犯也。
于是赞诵,恭心而受。赞诵五戒之事也,谓受之身。三归既竟于三宝前,稽颗自誓,一一受解,然后授之。恭心者,如对神也。
老君曰;若复男子女人受正戒已,进求经法,谓五千文者也。
先当受戒,向言受戒已是受经之时,今复云先当受戒。前是受经之时,更复说戒,若经戒具受,故宜先受戒。
一一坚净,然后授与。辩核已持戒者,若有漏失,许其自新,明知所以更授者也。
旦暮恭心,不息时节,朝夕礼事,虽复饥寒,亦不阙废,此是奉经之法也。
月修十直,月有十斋日也。
年用三斋,一年用三月长斋也。
诵经万遍,白日登晨。闇读曰诵。晨者,真仙之域也。用此斋直,诵经万过,则获飞仙。西升经云:罗缕妙言,内意不出,诵文万过,精诚思彻。此之义也。十直三斋,别自有经也。
若为人敷说宣通妙义,大利众生,乃拔三涂一切诸苦。敷扬讲说,开导未悟,则功德广济,三涂救拔也。
以是功德,能断宿命,无量诸根,得升上清,无复退堕。功圆德备,则生死根灭,上清之道,无复退转。此略明学道之所至也。始自持戒,终于无为,举大法之始终者也。
老君曰:清信男,清信女,在家出家,受持经法,愿乐神仙,日夜诵读,求诸妙义。谓无为至理也。
去诸谊杂,调心制性。谓即世学也。夫上士学道在市朝,下士远处山林。山林者,谓垢秽尚多,未能即谊为静,故远避人世,以自调伏耳。若即世而调伏者,则无待于山林者也。
柔颜善气,劝诸男女,心麤则貌强,意犷则言恶。若和颜软语,则见者亲爱,不生忿心也。
远离五恶,受持五戒,供养三宝。既知至妙之理,又能份别善恶,则以我所得为敷说,劝令拾离诸恶缘也。
取令成就,不择甘苦。识有利钝,性有善恶,曲己顺彼,取令入道,不为身利,不辞屈辱,此为教也。
若具持大戒,苦行精葱,布施忍辱,舍身救物,谓修行者也。大戒为百八十、太清等戒。若四明科禁,众仙大忌,皆是学真之具法也。精进恋谓匪懈布施,凡来求无不给与,不吝财贿,不问有无。忍辱谓受辱不言,乃至打马亦无啧恨。拾谓见诸危难次往救,不顾身命,若见冻饿,剔身给与,不待有求,是为拾也。
若复离世独往幽柄,专想至寂,众难不惊,谓耽神者也。离世山柄,以避谊浊,独往无群,无复她念。专谓志一。想谓思神至之者也。寂谓定也,此专定心,智定内安,非复外难榮辱所惊也。
必至无为。言修此等行,铃果无为之真也。
尹喜曰:奉经有犯乎?持戒善恶既备于前,夫知奉经凌犯罪失。云何?此总问众经非止五千也。前颂云悉归太上经,此后又明破法及授受之难,推此故知也。斯乃尹喜相资发,故令出罪福之事耳。
老子曰:十有三者也。经云:生之徒十有三,死之徒十有三。言奉经顺法,则获长生;违戒犯恶,则动之死地。既答所问罪失,故直云十三也。
尹喜曰:何谓也?问十三之事也。
老子曰:尔谛听之。既更有所明,故复戒。
十有三者,六尘六识,皆由于心。六尘谓六入也。以其所入能秽染正性,故言尘也。六识,即六入之根,能起份别,故云识也。心为其主,是为十三,下卷具解。凡致恶之由,因十三起,入善之由,因十三灭。入善为生,为恶而死。死生之谓,非止此身也。谓修善不已,以至成道,成道之日,岂得非生?故经云出也。为恶不息,遂沦地狱,岂非死乎?故经云入也。
是故淫贪疾志,淫之所起,由于色取,故在十三之端。夫淫叉有贪,而贪者不叉皆淫。然贪之为病,非但在于富贵,乃至贪名贪世。不欲人在己先病者,妬嫉也,嫉彼而胜我也。恚谓真恚也。贪嫉既起,嗔恚自生者也。
欺盗妄诈,违戒取物,是为欺盗,谓欺心者也。自诡要时,是为妄诈,是用权数苟得者也,所谓民之贼矣。
绮言两舌,辞非而泽,谓之绮言。反覆是非,是为两舌。皆绿欺诈而有。
谄利持权,口忌灾祟,明言祸福,卑辞高物,以要利人,是为诸也。凭恃时威,自我制物,是为权也。夫謟之甚者,乃至祈神祭鬼,以求曲右也。
溷集破法,男女无别为溷。破法者,谓有此等事也。始则食淫,终于混集,并皆相因而至之也。
非清信也。如此皆之死地,尚非清信,况复奉经者乎!
天网不失,引经明事也。夫天网虽疏,报对之理,铃无遗失也。
生死无地,生谓见报,死谓考对,无地可逃也。答所间十三毕,此以下乃明罪报也。
如此等人,非其智份。由无智识起诸罪业,故于法无份也。
染垮至法,毁废善根。法法相传,如树有栽,生长不绝,是为善根。如此恶行,日相深渍,善根岂得不废?
不为善人,之所知识。所行既恶,则恶恶相知,愚下之类自多党。善人谓才识高明德胜者也。
备众生身。皆由前绿,无有慧业,故令今生,得此愚痴。夫言愚痴者,谓造诸恶业也,非谓无所解矣。生既无善,死堕三涂,受众生身。众生万等,各随绿报而备得其身者。
种于侄欲,无所憎避。众生所以繁多,由其种类娌欲故也。谓因法行侄而受此报,犹鸡犬等在于人中无所避就,得类便为,亦无憎爱,皆由前业之所行者也。
常怀怖畏。因往贵取之报也。饿鬼之中,复有万品,虽云是饿,有时得足。此言无足者,便是未尝堑饱也。
若在地狱,五痛无间。地狱受苦,有时而息。此言无间,是时无休息也。五痛犹五苦也,明三涂报应如此。
如此受身,备诸苦恶。三涂报尽,出生人中,则形体不具,备诸残疾,或疮痒疥癞,可恶之极者也。
物所怀恶,非但于人,乃至畜生,亦有憎恶。
无有救治,疾既可恶,则人无治者,此是秽慢浮法之报应也。
  生死输转,无闻无见,无闻,谓不信法教。无见,谓不值善绿。此总明十三,破法之罪,生死所之也。
  皆由一念中生至无数念,其对无穷。夫为恶者始起。原缺文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君音诵诫经
 
    老君曰:烦道不至,至道不烦。按如修行诸男女官见吾诵诫科律,心自开悟,可请会民同友,以吾诫律着按上,作单章表奏受诫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道官、箓生初受诫律之时,向诫经八拜,正立经前。若师若友,执经作八胤乐音诵。受者伏诵经意卷后讫,后八拜止。若不解音诵者,但直诵而已。其诫律以两若相成之,常当恭谨。若辗转授同友及弟子,按法传之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道官、箓生未使写经诫律脱误增损一字;有不得抄撮写诫三纸二纸,不说卷首,使科律不具,灾当及身。吾此科诫,自有典事之官,随经诫监临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吾汉安元年以道授陵,立为系天师之位,佐国扶命。陵以地上苦难,不堪千年之主者,求乞升天。吾乃勉陵身元元之心,赐登升之药、百炼之酒,陵得升云蹑虚,上入天官。从陵升度以来,旷官寘职,来久不立系天师之位。吾使诸州郡县土地真官注气,治理鬼事,领籍生民户口,不用生人祭酒理民浊乱之法。而后人道官诸祭酒,愚闇相传,自署治箓符契,攻错经法,浊乱清真,言有三百六十契令,能使长生。鬼神万端,惑乱百姓。授人职契錄,取人金银财帛而治民户,恐动威逼,教人(贝危)愿匹帛、牛犊、奴婢、衣裳,或有岁输全绢一匹,功薄输丝一两。众杂病说,不可称数。妄传陵身所授黄赤房中之术,授人夫妻,淫风大行,损辱道教。有祭酒之官,称父死子系,使道益荒浊。诫曰:道尊德贵,惟贤是授。若子胤不肖,岂有继承先业?有祭酒之官,子之不肖,用行顛倒,逆节纵横,错乱道法,何有承系之理者乎?铁券首云:父死子系何?是近世生官王者之法制耳。吾今未立地上系天师正位,据听道官愚闇相传,自署治箓。诸道官祭酒可简贤授明,末复按前父死子系,使道教不显。吾论一事,吾岂死有子孙,系吾老君天师之后?天道无亲,惟贤是授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吾得嵩岳镇土之灵集仙官主表闻称言:地土生民旷官来久,世间修善之人求生科福,寻绪诈伪经书,修行无效,思得真贤正法之教,宜立地上系天师之位为范则。今有上谷寇谦之,隐学嵩岳少室,精炼教法,掬知人鬼之情,文身宜理,行合自然,未堪系天师之位。吾是以东游,临观子身,汝知之不乎?吾数未至,不应见身于世。谦之!汝就系天师正位,并教生民,佐国扶命,勤理道法,断发黄赤。以诸官祭酒之官校人治箓符契,取人金银财帛,众杂功(贝危)愿,尽皆断禁,一从吾乐章诵诫新法。其伪诈经法科,勿复承用。谦之受诫二宿三日,掬寻窈冥之情。老君召,谦之临言:臣以蒙覆,愚而不进,有不赐长生神药,不能役使鬼神,何能化恶为善,消灾伏异,师范之则?愿道哀念,赐存生命,须老君出于世之时,得有神药之应,皆道气入身,乃敢受系天师之位。愿錄愚诚。老君曰:吾以汝受天官内治,领中外官,临统真职,可比系天师同位。吾今听汝一让之辞。吾此乐音之教诫,从天地一正变易以来,不出于世。今运数应出。汝好宜教诫科律,法人治民。祭酒按而行之,奉顺诫约之后,吾当?下九州四海之内土地真官之神,腾籍户言。其有祭酒、道民奉法有功,然后于中方有当简择种民,錄名文昌宫中。若道官祭酒不闲教化者,导及养生之术,有疑事不了,汝当与决之。份明顺奉行如律令。
   太上老君乐音诵诫令文曰:我以今世人作恶者多,父不慈,子不孝,臣不忠,运数应然,当疫毒临之,恶人死尽。吾是以引而远去,乃之昆仑山上。世间恶人,共相鱼肉,死者甚多。其中滥枉良善,吾愍之辛苦,时复东度,覆护善人。九州四海之内土地真神、五岳官属尽集对,各说土居好德异同,林言事实,称今世人恶,但作死事,修善者少。世间诈伪,攻错经道,惑乱愚民,但言老君当治,李弘应出。天下纵横,返逆者众;称名李弘,岁岁有之。其中精感鬼神,白日人见,惑乱万民,称鬼神语。愚民信之,狂诈万端,称官设号,蚁聚人众,坏乱土地。称刘举者甚多,称李弘者亦复不少。吾大瞋怒,念此恶人,以我作辞者,乃尔多乎!世间愚痴之人,何乃如此!吾治在昆仑山。山上台观众楼、殿堂宫室,连接相次;珍宝金银、众香种数,杂合错饰;兰香桂树,穷奇异兽;凤凰众鸟,栖于树上;神龙骑骥,以为家畜;仙人玉女,尽集其上。若欲游行,乘云驾龙,呼吸万里。天地人民鬼神令属于我,我岂用作地上一城之主也?我不愿之。若我应出形之时,宜欲攻易天地。经典故法,尽皆殄灭,更出新正。命应长生之者,赐给神药,升仙度世,随我左右。恶人化善,遇我之者,尽皆延年。若国王天子,治民有功,辄使伏杜如故;若治民失法,明圣代之,安民平定之后,还当升举,伏宅昆仑。我出之时,乘驾九龙之车,龙有九色连钱斑文,车有羽盖十二出,檀梓为车,饰以金银珠玉,杂色?异,不可目名。征召天下真官、海岳、风伯、雨师,役使万鬼。倾天纲,缩地脉。廻转天地,如廻我身。把捉日月,能令天地晝闇。仙人玉女軿车侍从,钟鼓音乐遍满虚空,百兽真徒,凤凰众鸟翔于其上。天地运动,人众鬼兵,无有边际,见我威光,无不弭伏我哉!愚人狂诈无端,人人欲作不臣,聚集埔逃罪逆之人,及以奴仆隶皂之间,诈称李弘。我身宁可入此下俗臭肉奴狗魍魉之中,作此恶逆者哉?世人奸欺,诵读伪书,切坏经典,输吾多少,共相残害。岂不痛哉!吾出诵诫,宜令世人咸使知闻,好加思寻,努力修善。修善功成,可得遇真,延年益筭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吾初立天师,授署道教治箓符契,岂有取人一钱之法乎?喻如生官署职,有财钱若干?吾今并出新法,按而奉顺。从今以后,无有份传说愿输送。放署治箓,无有财帛。民户杂愿、岁常保口、厨具产生男女、百灾、疾病、光在众说厨愿,尽皆断之。惟有校藏三份收一,即其民市买计厨会,就家解散,易复可诣师治。民有病患,生命有份,唯存香火,一心章表,可得感彻。唯听民户岁输纸三十张,笔一管,墨一挺,以供治表捄度之功。若有道官浊心不除,不从正教,听民更从新科正法、清教之师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祭酒之官,迁功之后,子孙清澈聪明,闲练鬼事,可就明师受署治箓符诫,承继父后。若子孙用行顛倒,与俗不别,不顺科约者,诸官平处,奏表天曹,听民更受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民或有家宅说愿厨具,不由师治者,师即时使还,令民市备为会解散。
   老君音诵诫曰:道民不练科法,不能精勤香火,消灾散祸;及病痛行来,忧虑县官光在、众诸欲有保说者,尽不听听先启。何以故也?此户安道以求福,是误事也。自今以后,道民若有求愿,先修厨会之具请。若集启设求愿,其一事求上之,收福无她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官授署职治符箓,随家丰俭,意欲设会,任意人数。三人以上,复能重设诸肴,和会可通。若不能者,无苦也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厨会之上斋七日,中斋三日,下斋先宿一日。斋法:素饭菜,一日食米三升,断房室,五辛、生菜、诸肉尽断。勤修善行,不出由行,不经丧秽新产。欲就会时,向香火八拜。使大德精进之人在坐首。作好饭盘在坐上,头人别作盘。其参同不奉道者,请会无苦。而世间愚人,真以所奉不同,便作异意不斋,慢道科法,不为主人求思恭肃之故。坐会之中,瞋恚无常。从今以后,诸官以意科处,思寻妙旨,苟能同心福愿之人,参尔无苦。会既还家,为主人烧香,径宿三过香火,笺言:为甲乙之家所请厨会,解求某事恩福,愿得道气覆护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厨会之法,应下三盘:初小食、中酒、后饭。今世人多不能三下盘,但酒为前,五升为限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男女官受治箓,天官叩章。顺诫之人,万邪不惑。当喻如生官臣使。夫有职之人,道民岂能欺犯者乎!道官祭酒,愚闇相传,自署治箓,为请佩千部将军吏兵,相惑乱请之伪,吏兵卫护,尽皆无有。正可常佩受署某官而已。通神得道之人,遇值仙官诸受职箓者,不得五人三人吏兵给吏;然地上愚人,自署相放,何可能有此百千万重将军吏兵管护者哉?从今以去,故时为事,未复承用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请客就会,人习严整衣服,如生官天子殿会,恭肃共同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民奉户师,如生民事官等。言则称道民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其受治箓诫之人,弟子朝拜之,喻如礼生官位吏,礼法等同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道官祭酒授人职治符箓。但与其道,受佩之后,不能精进,违科犯约,用行顛倒,奸怨非法,游行民间,读伪科律,诈惑万端。世间不奉道之家、民有疾病危困,輙便改动我道者,当与冶差。愚人无智,輙便动移,操米束薪,投户治病,谓病当差,返受死亡。死亡之后,先以功变,所还本属,輙即为民。然病者得差,便言得道恩福,言道有神,唱告于世。世人闻之,有丧祸变在县官,复有改属归化之者,户口渐多。而户生、祭酒,顛倒无常,用行逆节,淫盗杀生,体性短少,逼迫恐动,衒神卖道。其于无则诈见老君,兼复感悟。如是神教语,致使民心怀叹恨积,有复道官:我俱奉户主,何以不如她师奉事礼拜,使人有暂,正欲更就明贤,言科法难犯。如此之徒,毒可檢校,其衰祸阨运,命有长短,自有一定,非是愚人道官所能延远。诈惑之人,浊乱道法。若有此辈,此诸官参详所集化户,作厨会,取民辞状,道官连名表章,听民改属,民不得輙自移叛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吾观视世间凡愚祭酒,化户领民,上章奏,上练文书,多者十纸、五纸,少者三纸、二纸。多之以少,都无头绪。万亿章奏,达者无一。何以尔者?土地真官、典事主者,惧罪相连,覆停稽违。吾今并出音诵歌诫,宣勑诸官章书之法,如似生官文书,可得达理。凡愚道官,不练章表奏,不就于明能学习练法。世间道官迁达亡人,度星作为二十、三十纸,千万美说于事,不如修谨善行,斋练苦身,香火自缨,百日功建,为先亡父母迁度魂灵。月月单章,言达斋功,胜于千通度星游说之事。斋功不达,无有感彻之理。先斋立功,却上度星章。无有杂色米丝纸笔,正为先亡集贤会烧香,免亡人,最上,可不度星。烦道不至,至道不烦。从今以后,思寻诵诫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官、箓生、男女民烧香求愿法:入靖东向,恳三上香讫,八拜,便脱巾帽,九叩头,三抟颊,满三讫,启言:男官甲乙今日时烧香愿言上启。便以手捻香,着炉中,口并言:愿甲乙以年七以来,过罪得除,长生延年。复上香,愿言:某乙三宗五祖、七世父母、前亡后死,免离苦难,得在安乐之处。后上香,言:愿门内大小口数端等无她,利害来钱,出入滑易。复上香:愿仕官高迁。复上香:愿县官、口舌、疾病除愈。一愿一上香。若为她人愿通亦无苦,十上、二十上、三十上,随愿。斋日,六时烧香。寅、午、戌、亥、子、丑是六时。非斋日,朝暮。辰巳之日,天清明,夜半北向悔过,向天地叩头百下,三十六抟颊三过,三百下以为常。则先缘福深者,通神在近;先缘福浅者,八年得仙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三会日,道民就师治,初上章籍时,于靖前南正北向行立定位,各八拜、九叩头、九抟颊,再拜,伏地请章籍讫,然后朝贺师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官祭酒修行之法,复历民间,东西南北,行来出入,直身直面,一向直去,不得左右顾盻。到民家不得妄有瞋怒,有呵谴,食饮好恶,床席舍庐,众杂论说是非。不可得先到贵豪富家。苦顾历民仪,先到寒贫家,教诲求福,使科约具备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男女箓生及道民家有奴婢,不得唤奴婢,当呼字。若有过事,不得纵横扑打,但以理呼在前,语:甲乙!汝有此事,应得杖罚。令受之。若责数,奴婢自当糺罪,无有怨恨之心。道官、道民出言吐气,不得言说死事,此道民之大忌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世间有承先父祖事道,自作一法,家宅香火;复有承先祖作祭酒之官者,民户无知,言父死子系,更不正属户师。民氓同淫祠邪令,众杂邪令非一,放言奉道。见她官政治祭酒,使复礼拜,言:我是道民,意欲就正,复惧衣?牙神与之灾考。如此之人,为请作道会,满三,约正诫。若不从令,勿复重请。如此之徒,奸情不已,非是天民,不如请诸不奉道之民。何以尔者?等是天民,统一道治,然则别属有参会更好,岂比之奉道无师而有衷心乎?道官祭酒宜以参会。更言,据是民可请为客,此乃违失事多,宜如详酌。若请为客,以刑律论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民求福愿厨,先刺客斋。上中下斋随意。明当设会,今日请客来在主人家中宿。诸求愿还,官众共保乃行,出无她适。鸡鸣至日出,尽皆上厨之列,来致仙官。唯解先亡厨,平旦至日中为限。若人士从愿到官,一切郡县及以公侯卿相伯子男封土,随意欲设厨可作耳。求宰民,得腹心,土居安宁,风雨时节,随意而设,无有先科,今不限人头数,不设亦复无苦,但精勤香火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道气百千万重,自从开辟,黄燧之治,门有仙圣。从今以来,人伪道荒,经书舛错,后人诈伪仙经图书,人人造法。天下经方,百千万亿;草药万种,万药百数。后人乐道长生,循放无效者何?然愚人意短,不达至妙。长生至道,仙圣相传,口诀授要,不载于文籍。自非斋功,念定通神,何能招致,乘风驾龙,仙官临顾,接而升腾?服食草药、石药,服而得力之者,此则仙人奏表上闻,遣仙人玉童玉女来下临,天官神药参入份数,一草一人得力,一石一人得力。服气方法,亦俱等同。今世人岂能达此理乎?不降仙人,何能登太清之阶乎?而案药服之,正可得除病寿终,攘却毒气,瘟疫所不能中伤。毕一世之年,可兼谷养性,建功斋靖,解过除罪。诸欲修学长生之人,好共寻诸诵诫,建功香火,斋练功成,感彻之后,长生可克。抱朴子者,未明盖世,掬合前贤诸家经方,造经劝仙,内外卷首,言仙之可得,可开悟人心,承前多有遗经,亦复不妄造出意,不犯改经诈说之罪。造经劝仙,功过自保补,后身当得仙人之阶。诸有修道之人,勿复承按前人伪书经律。今世人习读美经典,可益得身朝,但富贵,为子孙资荫耳。无有长生登仙之阶,欲求生道,为可先读五千文最是要者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靖舍外,随地宽窄别作一重篱障,壁东向门。靖主人入靖处。人及弟子尽在靖外。香火时法,靖主不得靖舍中饮食,及着鞋靺。入靖坐起言语,最是求福大禁。恐凡人入靖有取物,尽皆束带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官、道民有死亡,七日后解秽,家人为亡人散生时财物,作会随人多少,可参请俗民,无苦。为亡人过度设会,功满三,复欲设会,随意,能备可作;若不能备,无苦,勤香火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为亡人设会,烧香时,道官一人靖坛中正东向,箓生及主人亦东向,各八拜、九叩头、九抟颊,三满三过止,各皆再拜恳。若人多者,亦可坐礼拜、叩头。主称:官号姓字,上启无极大道万万至真无极大道。以手捻香,三上着炉中,口并言:为亡者甲乙解罪过,烧香愿言。余人以次到坛前,恳上香如法,尽各各讫。靖主上章,余人当席拜。主人东向叩头上章。讫,设会解坐讫,靖主入靖启事,为主人求愿收福言,当时主人东向叩头。坐罢,出时客向靖八拜而归家焉。主人一宿之中,满三过烧香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道民家有疾病,告归到宅。师先令民香火在靖中,民在靖外,西向散发叩头,谢写愆违罪过,令使皆尽,未有藏匿,求乞原赦。若过一事不尽,意不实,心不信法,章奏何解?师亦自别启事云:民某甲求乞事及病者亦道首过。若过尽者,师自得好感应;若过不尽,师亦不得好感应报。首过时为可并行符,承衔民首辞上章。一日三过。上三日后,病人不降损,可作解先亡谪罚章。病家晝则向靖叩头,夜则北向,向天地叩头首过,勿使一时有阙。病家惶怖,欲有所说钱财厨愿,勿听之。若能备厨请客,三人、五人、十人以上,随人多少,按如科法设会。会时,客、主人、病者考礼拜烧香,求乞救度病者。设会讫,客归到家,为病者烧香叩头,一宿之中满三过,以病者救度礼,叩头、烧香同法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道民不慎科法,淫犯杀生,宜校赃物计钱,使还民家,自市厨具,师得与表章解散。当作会时,主人众客前向香火八拜叩头、三十六抟颊,满三讫,再拜,手捻香着炉中,并告言:某甲启太上大道:甲乙是肉人无知,奉科许祠某官求其事,并复有以塞诘之者。今依科输赃直,为厨具请客证明。以从今以后,生死付道,不敢以前为比。乞愿得在赦格之例,蒙恩生活,道气哀念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  老君曰:男女道官,浊乱来久;有作祭酒之官,积勤累世,贪浊若身,化领求复,经数余载,赃钱埔说,贪秽入己。此是前造诈言经律。此等之人,尽在地狱。若有罪重之者,转生虫畜,偿罪难毕。吾故出音乐新正科律,依其头领,欲使通道,以通人情。清身洁己,与道同功,太上清气当来覆护,与民更始,改往修来,一从新科为正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  老君曰:道气百千万重,前贤后圣,修学长生,尽遇仙官,人人各得一重之气,而得升度之后,终不载于文籍。房中之教,通黄赤经契有百二十之法,步门庭之教,亦无交差一言。自从系天师道陵升僊以来,唯经有文在世,解者为是何人?得长生飞仙者,复是何人?身中至要、导引之诀,尽在师口,而笔谍之教,以官人心。若开解信之者,执经一心,香火自缨,精练功成,感悟真神,与仙人交游,至诀可得。今后人诈欺,谩道爱神,润饬经文,改错法度,妄造无端,作诸伪行,遂成风俗。劝教天下男女受佩契令,愚闇相传。不能自度,而相领弟子,惑乱百姓,犯罪者众,招延灾考。浊欲道教,毁损法身。吾诵诫断改黄赤,更修清异之法,与道同功。其男女官箓生佩契黄赤者,从今诫之后,佩者不吉。若有不慎之人,所居止土地真官注气、靖治典者使者,当自校錄,吾与之灾考,死入地狱,若轮转精魂、虫畜、猪羊而生,偿罪难毕。吾观世人夫妻修行黄赤,无有一条按天官本要,所行专作浊秽,手犯靖庐治官禁忌,而天官、仙人、玉女尚不犯治室之法。吾今以黄赤贪浊道教来久,无有真正。愚闇相传,尽各不得其中正。时有清真洁素之人,无经律错乱,吾尽欲灾除此辈之人,不令而犯,诛诮之暴,是以先令诫约,迁遣一教。然房中,求生之本,经契故有百余法,不在断禁之列。若夫妻乐法,但懃进问清正之师,按而行之,任意所好,传一法亦可足矣。今世浊恶,有形之人流转精神,罪缘难消。是以诫约,要须斋功,与返为始,雪罪除愆,乃得感悟真仙。男女官努力修斋,寻诸诵诫,香火建功,仙道不远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 老君曰:从系天师升仙以来,旷官寘职,道荒人浊。后人诸官愚闇相传,自署治箓符契,气候倒错,不可承准。吾本授二十四治,上应二十八宿,下应阴阳二十四气,授精进祭酒,化领民户。道陵演出道法,初在蜀土,一州之教,板署男女道官,因山川土地郡县,按吾治官、靖庐、亭宅,与吾共同领化民户,劝恶为善。阳平山名,上配角宿。余山等同。而后人道官不达幽冥情状,故用蜀土盟法,板署治职?令文曰:今补某乙鹤鸣、云台治,权时箓署治气职,领化民户,质对治官文书。须世太平,遣还本治。而九州土地之神章表文书,皆由土地治官真神而得上达。有今闻道官章表时,请召蜀土治宅君吏、她方土地之神,此则天永地隔,人鬼胡越。吾本下宿治、号令之名,领化民户;道陵立山川土地宅治之名耳,岂有须太平遣还本治者乎?从今以后,诸州郡县男女有佩职箓者,尽各诣师改宅治气,按今新科,但还宿官,称治为职号。受二十四治中化契令者,发号言:补甲乙正中官真气角宿治。以亢宿、氐宿、房宿二十八如法。上章时直言臣而不得称真人。若灵箓外官,不得称治号。其蜀土宅治之号,勿复承用。若系天师遗胤子孙在世,精循治教,领民化者,不得信用诸官祭酒为法律,上章时不得单称系天师位号,当称职号名,与诸官同等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 老君曰:夫为道官正治祭酒,进善举贤,领受弟子,授人职治诫箓符契。进一贤善,除过十年,求仙速达。进一佞一恶,反罪十年,求仙求福,终不可得。其投道门之民欲为弟子者,当观望情性,与约诫相应者,三年体能修慎法教,精进善行,心无有退,志无倾邪,乃可授箓诫,纳为弟子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 老君曰:中官正气宿治祭酒得授人职箓诫。其箓生之人,不得妄授人诫箓。若不领民户受中治箓者,当受中治散气祭酒职。若上灵官不领民户,受外官散气祭酒职。其外官祭酒治民者,坐会时,百五十箓下坐。若中官治民正气祭酒子息,受治署中官。中官宿治、散气祭酒在父民闻行章,称文治气上章;若她官祭酒民闻,自治气上章。若求生之人,一身自度,不化愚俗,不领民户,亦可直受中官上仙赤天七十五将军箓生起,亦在外治祭酒上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  老君曰:道官、道民,其先亡祖曾父母,幽谪不解,复注子孙,若斋功不达,章书谬说多言,十通百通,无益于事。要先斋,感彻之后,乃可章表,证达斋功。章书之法,不须多重。重烦浊天曹,不如不上。斋满百日,一斋功达。表章之日,兼能请贤,随多少人数,设会拯捄,收福益仁。若不能备者,但就师表章,迁达亡人。若祭酒者,日日可言。斋功满百日,就师表章。明慎奉行如律令。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jinlong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《太上老君内观经》 下一篇《老子中经》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